加入收藏在线咨询
位置: > manbetx体育 >

迷茫的章鱼直播:盗播侵权象频出 深陷球泥潭

作者:admin时间:2019-05-22 10:56浏览:

  章鱼,号称国内最大的原创体育直播平台,曾被乐视斥资3亿元收购。如今,失去资本支撑的章鱼直播人气骤降,充斥着盗播侵权象,境外球链接猖獗。近期,不断有用户接到以章鱼TV为名的不明广告短信,官方承诺将对此展开调查,监管风暴即将来临。

  不用是小鲜肉、不用打擦边球,解说体育赛事不仅能养家糊口,还能收获大量粉丝……这种好事,曾真实存在于章鱼直播中。

  作为直播领域成长快速的创业公司之一,章鱼直播于2013年7月成立,先后获得过IDG资本、晨兴资本的青睐,被称为体育直播界的YY。然而,独立运营的章鱼很快在版权上遭遇天花板,因资本实力与央视、腾讯等巨头有着天壤之别,很难在竞争激烈的体育圈突围。

  2016年1月,被乐视斥资3亿元收购全部股权后,章鱼直播的前景曾一片。其组建了包括前国脚徐亮、台球女皇付小芳在内的超5000人个化主播团队,百万年薪征草根解说更是引发全民热潮。

  理想的凋谢,往往猝不及防。章鱼直播的好日子过了不到一年,乐视便爆发了资金链危机。此后,章鱼直播的影响力直线走低,深陷提现困难、主播讨薪泥潭。

  原创属渐渐消弭,体育标签也变得模糊。在电脑端,涉嫌侵权的章鱼直播间被屏蔽;在手机端,使用Wi-Fi无法搜索到热门赛事,用户只有先关闭Wi-Fi,用4G网络找到直播间,再切换到Wi-Fi才能豁免流量费。

  5月2日至10日晚黄金时段,新金融记者连续登录章鱼直播,一般来说全部直播间仅50余个,在线%。很多情况下,一人一狗的生活类直播竟是人气最高的。

  至于斯诺克世锦赛、世乒赛团体赛、ATP网球大师赛等,因为是盗播质,时常会出现卡顿、延迟,直播信号还会突然“被吃掉”。

  章鱼直播离职人员透露,目前平台内部比较茫然,基本处于无管理状态。“据我所知,2016年时签约主播的底薪能达到每月2000元,2017年初降至每月1500元,现在基本是零月薪,直播收入只能靠礼物提成。”

  与此相印证的是,章鱼直播的联系方式只有官方网址和客服QQ。以往回复相当快的客服,现在经常处于排队状态,申请加入急募主播的QQ群,两三天内无任何反应。章鱼官方在回应收入标准时只字未提底薪,仅提到礼物收益按50%发放,礼物按15%发放。

  2016年初,80后网球主播冰河在章鱼直播最受热捧的节点加入,摸爬滚打一直坚持到现在。当新金融记者扫码加入他的球迷群,询问主播收入状况时,他最初表现得很热情,大方地表示“全凭兴趣、没有收入”。被问及乐视注资时收入是何标准,他突然“变脸”再未回复。有知情人士透露,乐视和章鱼拖欠工资的事情在主播眼中很敏感,“很多人都被拖欠了一年工资,不对外说,钱还有要回来的希望”。

  95后网球主播可可则毫无保留地讲述了他在章鱼直播的经历。“2016年2月提交直播申请后,运营打来电话了解我的个人信息,之后我提交了证件材料,顺利地成为主播。”

  因为解说专业到位,可可很快有了一个400多人的粉丝群,开播第二个月便与章鱼签约,底薪为1200元。“有时一天需要工作10小时,直播重要网球赛事还要通宵值守。其实,我每天直播4小时就可以达到平台要求,但为了回馈粉丝的支持,我经常超额完成任务。”可可颇为自豪地说,“乐视体育版权资源向章鱼开放时,我的月收入接近2万元,同龄人找工作的压力在我这儿完全感受不到。”

  然而,体育直播的命运取决于资本厚度与版权归属,当乐视危机持续发酵,网球直播版权很快出了问题。2017年初,乐视体育拖欠超1亿元的版权款,被ATP终止了合同,大多数网球主播黯然离场。

  出于对网球的热爱,割舍不下这方乐土的可可留了下来。“现在直播基本属于义务劳动,平台不提供底薪,打赏礼物也少得可怜。最郁闷的是,信号源全靠自己找,有时还要花上一二百元购买其他网站的会员。”

  据了解,如果直播无版权赛事,章鱼官方发现或是接到举报就会封直播间。可可坦言:“我在章鱼有三个账号,东躲西藏的感觉很难受。令人痛心的是,我起码还在坚持体育直播,而另一些章鱼主播开始靠与体育无关的内容拼流量,这无疑背离了初心。”

  同为网球主播的落叶,虽然现在直播时只有200人在线,但他并不介意。事实上,打广告拉球迷进入境外彩群才是他开播的真实目的。

  在落叶的直播间,固定出现的老面孔名义上是“死忠粉丝”,实为“得力助手”。他们在弹幕上公开谈论信息、切磋球经验、晾晒球成绩……如此虚张声势,让落叶在解说之外有了灰收入。

  目前,落叶控制着两个500人微信群,一个是纯观赛的球迷群,另一个是境外彩群。当直播间观众加入球迷群后,就会收到类似“买球可聊”的信息。进阶到彩群后,境外球网站链接扑面而来。转到PC端点击这些链接,“此为未经证实的彩网站,可能给您造成财产损失”的提示颇为刺目。

  不愿透露姓名的彩达人表示,境外彩公司的营销手段层出不穷,寻求刺激的年轻体育迷很容易“中招”。以为例,球尚可自拔,一旦选择授信模式,身前将是万丈深渊。

  如某彩公司的地区代理掌握了球者的资产状况,就会开设授信账户。球者无需转账,直接用额度(如100万元)即可买盘作。而无论输赢,授信账户都要在约定时间内进行交割。如果盈利,通常会转账到个人银行卡上;如果亏损,则需要转账付给对方,逾期不还就会遭遇花式追债。

  落叶扮演的,正是代理人角。“我们团队运作半年以来,发展代理200余人,整体获利达到300万元。”

  代理人的巨额利润,意味着不少球者倾家荡产。2017年末,南京师范大学泰州学院郭某某、其子郭某两人自杀身亡,南京警方查明郭某生前曾频繁登录境外彩网站参与。在章鱼内部,也不断有人呼吁清理打着直播旗号从事球代理的害群之马。

  有业内人士表示,全民体育、互动参与的直播模式没有错。如今象频生、陷入迷茫的章鱼直播亟待监管,也需要一位资金链更靠谱的。

电话:86 1317 3122242
传真:1317 3122242
邮编:276826
地址:中国 山东 诸城市 开发区工业园